【一线观察】织造行情看不清?年度精辟分析来了!(不看后悔版)

市场感受

2016年整个形势是1~2月份还比较好,5~6月份比较淡了,9月再次回暖,12月应该是近三年来生产饱和度比较高的月份。预计:到2017年1月都是有保证的。2月底生产饱和度可能会到80%,3月底这个数字将可能降到50%,3月份以后基本不太看好。


市场不太好,原因何在?


第一:市场基础不牢固


我们认识的客户的客户都是一些大佬,做服装贸易,他们给我们的客户去谈的时候,说要备货了,会有多少千万米的订单,让他们要有所准备,而实际情况他可能同50个企业去说,让每个企业都觉得自己可以拿到50万米的订单,但实际上这并非最终结果,这些订单有些人能够得到,有些人得不到,但每个得到信息的企业都很激动,觉得机器会不够用,于是定机器。当然这些企业也不愚蠢,他们大都是谈一个大的订单,但要求分批拿货,这就是问题之一。


那些服装大佬们,几年前把我们的客户甩了一把,突然要去库存了,于是停止订货,让我们的很多客户当时就没生意了。


靠贸易公司本身就不牢固,当然他们也并非没有道理,首先它赌人民币继续贬值对出口有利,另外,某种方面确实发生了变化,以前80%~90%都是主打窄幅机,今年有一个大佬说女人只穿弹力裤要把腿型展示给大家,现在男的也穿,于是190CM的幅宽就不够了,需要230CM、250CM甚至更大的幅宽。


实际上,按照苏州必佳乐有1.2万台机器在市场上,现在能够追踪的有1万台,190CM幅宽的机器使用率很不饱满,有的厂家甚至连50%都达不到,但还要买新机器,否则就没有新生意,由此来看,实际上是供过于求的。


第二:出口市场形势不牢固


目前,人民币虽然在贬值,一年内贬值11%,但中国出口不增反反降,这是多种原因造成的。本身人民币只是对美元贬值,对欧元还有部分升值,欧洲是中国纺织第一大市场,美国第二,东南亚第三、日本第四。中国出口的前四名中,其中三个都不是特别好,所以很难支撑出口市场。


其实我们可以感觉到产业转移速度很快,不知不觉很多品种都不见了,有些朋友表示,在美国的奥特莱斯很少见到中国生产的服装了。其中20%就差不多了,采购商强迫供应商在东南亚选择生产基地也是原因,以后速度可能会更快,当然有一个小的优势就是TPP要死了,但是TPP原来及时成功5年内也不会有大的影响,所以未必带来多大实惠。


但是对织机行业来说,有一个非常特殊的问题,就是汇率对美元的弱势,对欧元的强势,对我们苏州公司的运作产生了非常不好的影响,我们一些客户会优先选择欧洲产的机器。虽然欧元略微升值了一些,但差价还是很有限,这就说明还是有些压力。纺机展上,五个苏州必佳乐的客户一块来签合同来,最后370台全部签到了比利时。我虽然理解客户想法,但是压力确实比较大,就是进口产品对国产产品的冲击。


未来如何感触?

如果从趋势来看,2017年不会太好,但也不会太差。


首先1~2月份是有保证的,3月也是50%,之后如果停2个月对大局影响不会很大,但是这类似于“温水煮青蛙”的年份,可能到2018年、2019年还会出现,不过,整体需求量还是会下降,虽然不是断崖式的,但降幅还是会比较明显。


当然,从大的形势来看,和美国贸易形势就会比较严峻,特朗普上台是否会在贸易风格上更加强硬?要求更高?不过在所有纺织行业中,我们织造行业在整个纺织领域是最幸运的,因为美国回到织造领域是基本不可能了,必佳乐的数据非常能说明问题:


2001年之前,必佳乐在美国的销售最好的年份销量占必佳乐当年总销量的50%,那时大约在1000-2000台;从2002~2015年,必佳乐在美国的销售是0 ,去年又有人开始买了,但只有10台左右,可能这两年都不超过50台。所以,美国想要回到织造行业一是没机器二是没人,在织造技术上也没有了。而且特朗普要清除非法移民,能拿到美国绿卡的人是不会到车间做织造公认,织造车间的自动化程度也受到很大制约,没有人,即使机器运作效率最高,这与纺纱有很大区别。金昇在库尔勒的工厂可以做到万锭用工5个人,这是电费、原材料已经超过了人工,而这两方面在美国优势很大,所以在美国做纺纱厂有利可图,做织布厂没人愿意做。

 

机会在哪儿?


对我们来说机会还是一大把,现在主要的压力还是来自于东南亚,不管现在国人是出于什么原因,现在国内有很多人“走出去”,到越南等地设厂,其实是在抄中国纺织行业的后路,能否赚到钱不知道,但其实是带着很多钱帮助那些国家快速取得如中国一样的竞争优势,但是也不用太悲观,原因在于:


一是:美国织造业回归很难。


二是:中国的产业升级速度还是比想象的快。我们自己也感觉到了,客户对质量、品种的要求、对交货及时性的要求比三五年前提高了不知道多少倍,也就是说这样的产品、质量要求,到其他国家新开织布厂能否达到要求,是一个巨大的问号,即使能够达到,能否稳定交货也是个巨大的问题,所以现在大规模的供货商也是在做一个平衡,也就是那边先开起来,这边也不放,这样的做法日本人最明显,后来变成全世界和中国做生意的方法:“C+1”,比如在中国生产矿泉水外,一定要在中国之外造一个矿泉水厂,因为可以平衡两边风险,这种思路在供货商身上根深蒂固,甚至有C+1、c+2。


其实最终结果,我认为还是取决于中国自己怎么做,是继续改革发展还是发展?这是一个大的方向问题。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市场很大,苏州必佳乐一直有一个原则,做内需市场,所以我们出口市场份额很少,一是没有推,二是受制于人。


第三,我认为中国内需市场更加广阔,13亿人,中国人的纤维消耗总量在这,所以深耕内需很有必要,虽然说内需有很多问题,虽然条件,质量要求都不高,但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,但一直都在努力,未来几年,我们再也恢复不到以往的年份了,2200台机器是我们销售最好的年份数据,现在我们连一般都到不了。但是,我认为从经营角度来说,盈亏平衡点一定要拉下来,才能不受到暴风骤雨的影响。


 规矩的重要性


今年7月,织造分会上大家在行业自律方面达成了一些共识,经济形势不好,我们对客户的选择,付款条件就要求更高,因为不知道谁会死。有人说必加乐站着说话不腰疼,但其实我们十几年前也疼过。


当所有人都坚持原则的时候,市场健康发展,对大家都好。其实很多企业真的没必要欠钱,难道我欠钱就能比比利时的必佳乐卖得多吗?决定因素和付款条件没有必然关系。我觉得有些老板在困难的时候有赌博的心理,有人想着赌一把成功了就翻身了,不成反正都要死。在这种状况下,我觉得心理要平衡,要能稳得住。


 (综合编辑:小纺)


上一篇